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【緊急重要啟事】
最新人事公告
2018-01-17
【成功的秘訣】
王可富教授編撰
2018-01-19
首頁 > 【媒體報導 ─ 王可富主席】 > 飄零台籍老兵的沉痛晚景
飄零台籍老兵的沉痛晚景

台灣立報 > 勞工 > 正文    2011-7-20   作者:李宜霖

 

飄零台籍老兵的沉痛晚景

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, 10月國民黨陳儀政府來台接收,開始補充兵員。國民政府花言巧語誘騙台灣青年,有近2萬多人參與國共內戰,當時口號是「保家衛國」,不讓共黨侵犯台灣。士兵在戰場上拋頭顱、撒熱血,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。

 

青年們原本是台灣人,卻滯留中國數十載,口音整個轉變。台籍老兵對於戰爭的畫面記憶猶新,被共軍俘虜,文化大革命時,受到殘酷的鬥爭、勞改。

 

祖籍新竹湖口的周姓老兵回憶當時慘況,他被逼問:「你從台灣來的嗎?」他回說:「我們都是抓兵來的。」他被嚴厲指責:「你就是台灣派的特務,來路不明!」皮鞭打得他遍體鱗傷,用辣椒水淋身,老兵直呼:「真是要命啊!我的天啊!」
 
 
「我們離開台灣的時候正值青春年華!」老兵泣訴。戰死、病死的老兵無法計算,自從兩岸開放探親,如風中殘燭的1千多名台籍老兵們才陸續飛來台灣,但已白髮蒼蒼、妻離子散、家破人亡,一位老兵在家門前哭了兩天兩夜,哭訴:「我的房子、妻兒都沒有了!」
 
 
這群老兵7月12日從桃園等地趕來,早上9點在台北火車站集合,前往監察院、行政院,下午前往國、民兩黨陳情。一位老兵細數幾個老人的年紀,83、85、88……過去19年來老兵努力不懈提出訴求與抗爭,秉持「不放棄、不悲觀、不洩氣」的精神,要求正義至今。老兵及後代組成中華滯留大陸前國軍台籍官兵權益互助會,持續爭取權利。
 
 
老兵一行人第一站先到監察院,由監察委員洪德旋的秘書接待,還要跟「委員請示」,最後只開放3個代表進入。以前到過監察院採訪,所有人跟記者都可進入,為何這次的十幾個老兵跟家屬無法進入?究竟要向委員請示,還是政府應向歷史請示?
 
 
後來前往行政院,所有人都能進入會議室。受到政府環保減量政策,各機關改用扁紙杯,可是這樣的杯子拿在老人家手裡,非常不方便,無論在總統府及行政院都是同樣的態度,而政府就連可重複使用的杯子都沒有。政府招待外賓,不會請人用扁紙杯,但政府對待這群餘生獻給國家的老兵,連基本的禮貌都沒有!
 
 
下午前往國民黨部,接待的藺姓秘書找不到會議室,安排老兵待在黨史館的圓環座位上,老兵跟參議像待在地球兩端,重聽的老兵根本聽不到。後來在隨行的王可富律師要求下,才趕緊找尋適合的空間會談。
 
 
明明1樓有廁所,但一開始接待的人,告訴老兵必須到2樓。老兵走在快速行進電扶梯上,頭覺得暈眩;到2樓廁所後,直摸著頭,不敢走下來,必須依靠幾人攙扶。後來換會議室,才告知1樓有廁所,真是荒唐!
 
 
10幾個經歷戰亂的老兵從國民黨中央黨部走出來,一旁電視台記者們正圍繞當紅轉戰立委的亮麗主播陳以真聊天。沒有一家電子媒體跑這條台籍老兵線,上午只有2家平面媒體採訪,老兵受忽視的程度可見一般。
 
 
民進黨由社會運動部主任黃向羣接待,過去台籍老兵補償條例草案曾一讀通過,但在國、民兩黨兩次政黨協商的時候,卻未通過。老兵們爭取正義,還要面對藍綠選舉的角力,不勝唏噓。
 
 
九死一生回來的老兵,選擇用陳情,而非激烈的抗議。老兵的後代,也不希望年邁的老人站上街頭,擔心因情緒激動,導致心血管病發。十幾個老兵、配偶、後代安安靜靜地前往各部會陳情,有老兵重聽,有口難言,一旁緊牽著伴侶手的妻子,悲痛地幫他陳述數十年的煎熬。無論是老兵、配偶、後代,家屬們都承受著深深的苦痛,甚至夾在中國、台灣之間,兩邊不是人,甚至還有人遭受監視至今。
 
 
台籍老兵老兵一生勞苦,沒想到晚年仍受漠視,來台只發給視同退伍令、榮民證,給予撫慰金80萬,還有1、2百人因為台灣無保證人,仍滯留中國。將近90歲的老兵憤愾道:「不是爭論錢多少的問題,關鍵的問題是給台籍老兵討還公義。」老兵要求發還軍餉,討回台灣籍老兵應有的權益,以及付出的血淚代價。老兵鏗鏘有力地說:「面對現實,尊重歷史,討還公道!」
 
 
感懷見證這些老兵的血淚與勇氣,並以此文獻給曾是台籍日本兵,赴南洋作戰的爺爺。
 
國民黨的接待人竟然推託說找不到會議室,帶領老兵們前往黨史館座談,會見的姿態凸顯對於台籍老兵議題處理的忽視態度。
(圖文/李宜霖)
  • 轉寄親友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分享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 更換驗證碼